<optgroup id="cjazc"></optgroup>

    <center id="cjazc"></center>
  • <optgroup id="cjazc"><em id="cjazc"><del id="cjazc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  <strong id="cjazc"></strong>
    <cite id="cjazc"><li id="cjazc"></li></cite>

    一些官配番外篇小故事,公子景歪傳!

    倩女幽魂一些官配番外篇小故事,公子景歪傳!

      『寧采臣聶小倩篇』

      初見寧采臣時,他滿身的書生氣,滿口文縐縐。

      再見時,他嫉惡如仇,明白了人有時候比鬼怪更可怕。

      后來種種,他愛上了一個叫做聶小倩的女鬼,為了那個女鬼他不惜多次涉險。

      如今,他站在奈何橋前。而公子景,就在他的面前。

      他卻看不到公子景。

      突然一道法術擊暈了寧采臣,一個老婆婆走了出來。

      孟婆:小家伙,快把這個人帶走吧,他陽壽未盡,不該來這里。

      公子景雖然有些驚訝,但還是照做了。寧采臣本來就不該來此,至少他是這么認為的。

      寧采臣昏迷之中一直在叫著‘小倩’,突然他就坐了起來,醒了。

      寧采臣看了看周圍。

      寧采臣:我怎么在這里,我不是去忘川找小倩了嗎?

      沒有人回答他。

      公子景突然出現。

      公子景:是一個老婆婆把你打昏的,叫我帶你回來的。

      寧采臣跳下了床。

      寧采臣:孟婆?為什么?我要去找小倩,哪怕是死!

      說著就要沖出房門,公子景攔住了他。寧采臣就拼了命的捶打公子景,他一個文弱書生哪里有什么力氣。

      也許是打累了,他突然跪倒在地哭了起來。

      寧采臣:小倩,對不起,對不起啊!

      他哭了好一會兒,可能哭累了,居然睡著了。

      在醒來時,他看到了聶小倩就站在他的面前,他慌張的起了身。

      寧采臣:小倩,你怎么來了這里。

      她捂嘴一笑,他看直了眼。

      聶小倩:呆子,好好活著!忘了我吧。

      聶小倩話說完就像鏡子一般碎了一地,而寧采臣只來得及抬起手。

      什么都沒抓到。

      『葉葬花花漸隱篇』

      葉葬花為了復活自己的妻子婉兒去了很多地方,而他一直忽略了身邊的那個人。

      葉葬花去過金陵,杭州,北京,阿格拉,可都一無所獲。

      這次他又來到了北京,卻只是一個人。

      他像是很有目的性的來到了北京布告欄前。

      是冬,布告欄上全是皚皚白雪,葉葬花身后的腳印也被拖得老長。

      葉葬花輕輕喃到:是這里吧。

      突然一個白影現身!公子景!

      公子景低聲碎念:又是一個能看到我的家伙。

      又大聲詢問:人類,找我何事?

      葉葬花突然有些哆嗦,不只是凍得還是激動。

      葉葬花:聽聞你跟世間所有妖魔鬼怪都有交道,我想請你幫個忙。

      公子景一口否決,因為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現在的處境是贖罪,幫忙他并沒有興趣。

      葉葬花還是沒走,一直試圖說服公子景,到后來甚至于哀求,可公子景毫無觸動。

      葉葬花怒了,強行帶走了公子景。

      奈何橋前。

      孟婆一如既往地給進入輪回的鬼魂發湯。

      葉葬花則是直接闖入,并沒有喝那個不加鹽的孟婆湯。至于為什么要闖?因為他們不給進。

      到了黃泉。

      葉葬花看到了一片片的彼岸花,突然想起他的師妹,不,他的娘子,也就是花漸隱。不就是彼岸花所化。

      他放開了公子景。

      公子景氣的跳了起來。

      公子景:小家伙,別以為我打不過你就怕了你了。

      葉葬花突然扭頭做了一個噓的動作,眼神變得那般溫柔,安靜,又有些悲傷。

      然后他開始大叫‘漸隱’這個名字。

      接著他哭了起來,毫無征兆,撕心裂肺。

      公子景有些不解,寧采臣如此,這個人亦如此。

      突然,公子景感到四周有一股靈氣聚合,顯現出一個女子,正是花漸隱。

      花漸隱溫聲細語:師兄,嘻嘻嘻,我在這里,師兄。

      葉葬花急奔過去,擁住了她。花漸隱拍了拍葉葬花的后背。

      花漸隱:師兄莫怕,我會一直在這里陪著你的。一直...

      說完花漸隱的身形便化作星光飛向了天際。

      葉葬花突然想起昔日花漸隱說的話。

      喃喃道:漸隱,你若死了,我也不離不棄。

      公子景走了過來。

      公子景說:你們人類不是講究入土為安,給她一個安身之處。

      葉葬花感激的看了一眼公子景。

      自那以后,黃泉便有了一座墳墓。愛妻花漸隱之墓,葉葬花題。

      孟婆可不會放任葉葬花不管,畢竟他是闖進來的。最后葉葬花苦苦哀求,尋了一個花侍的工作在此逗留。

      公子景走了。他問了葉葬花的名字,至于為什么要問他也不知道。

      公子景有很多的不解,葉葬花明明那么強大,卻為了一個死去的人變得那般不堪。他們說那是愛,他不懂,因為他只有恨。

      而此時他又覺得煩躁。為何煩躁,不知。

      公子景只好回到北京布告欄。

      只是他在布告欄發現了一個字條。

      【謝謝你,公子景】葉葬花留。

      公子景雖然不明白為什么謝謝他,但他覺得有些開心。

      再次悄悄地消失在布告欄前。

      『檀無心殷紫萍篇』

      檀無心和殷紫萍的相遇已經無從考察,反正我是不知道的。

      但公子景第一次看到檀無心就知道了他不是人類,他是不老不死的怪物。

      公子景想要把檀無心給送去他該存在的地方時,被一個蒙著面,聲音好聽,自稱kfz的人給阻止了。

      又是一個冬天。

      殷紫萍只身來到了北京布告欄,公子景立馬現身。

      殷紫萍滿臉憔悴,聲音沙啞。

      殷紫萍:我請求你帶我去見檀無心最后一面。

      公子景沒有斗嘴,點了點頭就帶著殷紫萍去了忘川。

      奈何橋前,孟婆依然在發著她那不加鹽的湯水。只是她的旁邊多了一個高挑的美人,那美人身后還背著一把木劍。納蘭青桑!

      納蘭青桑看到殷紫萍便沖了過來。

      納蘭青桑:妹妹,是你么?妹妹。

      殷紫萍:姐姐,是我,是我。

      倆人抱頭痛哭。

      昔日姐妹,為情反目,終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
      一陣噓寒,言罷。

      倆人一起來到孟婆面前,孟婆罕見的沒有冷著臉,笑著讓殷紫萍去黃泉尋找檀無心的魂魄。

      只是,殷紫萍卻沒有找到檀無心的魂魄。

      她沒有再找,回到了人間。

      謝過了公子景。

      她帶著檀無心給她的傀儡踏上了救世的旅程,她是個神醫,很多人這么說過的。

      她救了很多的人,多到數不清,可沒人能救她的心,沒有人。

      公子景一直在悄悄保護著殷紫萍,那是納蘭青桑的請求。那個美人乞求的眼神公子景一直難忘。

      后來,殷紫萍老去,她遁入深山養老,公子景才回到北京布告欄處。

      突然,公子景嚇了一跳。

      一個頭戴眼罩,腰里別著酒壺和鐵劍的男人躺在布告欄后面。

      公子景望著這個人,似曾相識的感覺涌上心頭。這人突然醒了,望著公子景。

      公子景錯愕,笑道:差點忘了,他看不到我。

      公子景再次悄悄消失。

      『女鬼篇』

      這天,公子景照常查看布告欄上的任務

      突然,那個睡在布告欄下的戴眼罩的男人起了身。他打了打哈欠,又看向了公子景。

      公子景暗道:肯定看不到我。

      誰知那男人開了口:喂,你有沒有吃的,施舍我一些。

      公子景吃了一驚,慌忙跑開了。

      公子景碎碎念到:又能看到我?這家伙看起來平淡無奇,還是不理他最好!

      眼罩男人看到跑開的公子景,苦笑一聲:果然還是嚇跑了啊,不過為了吃口飯,不能讓他跑了,追!

      眼罩男人速度不慢,很快便追上了公子景。

      眼罩男人呼著氣喊到:小哥,別跑了,我只不過是討口飯吃而已。

      公子景慢慢停了下來,其實是他跑不動了。

      兩個人坐在地上大口的呼著氣。

      眼罩男人:你跑那么干啥,我又不是搶你,只是想讓你施舍我一口飯吃。

      公子景心里咒罵著,嘴上卻說:你長得那么丑,嚇到我了,所以我才跑開了。

      眼罩男人苦笑,又突然急切的問:你施舍我口飯吧,我三天沒吃了,快要餓死了。

      公子景一臉嫌棄,說:我自己從來都不吃飯,哪里有飯給你吃。

      眼罩男人一臉落寞,低聲說:那好吧,多有打擾,告辭。

      說完起身就要走。

      公子景看著眼罩男人的背影,不知為何他覺得心都快碎了。

      公子景也起了身,說:等等,我確實沒有飯給你吃,但是你若愿意跟著我,我便給你飯吃。

      眼罩男人一聽便回頭問:真的么?哈哈哈。

      完全沒了剛才可憐兮兮的樣子。

      公子景點了點頭,就前面帶路了,眼罩男人便跟了上去。

      兩人來到了一家豪宅門前,上題‘錢府’。

      公子景施法進入了錢府某個房間,陰嗖嗖的,涼冰冰的。

      突然,一道綠光襲向眼罩男人,眼罩男人并沒有躲開,直接暈了過去。

      他做了一個夢,一個女鬼,女鬼是這房間的主人,然后女鬼講了她的故事。

      眼罩男人醒了過來,公子景急忙扶他起來。

      公子景問:怎么樣?

      眼罩男人憤憤到:這個錢員外真不是個東西。

      公子景又施法出了錢府。

      又把眼罩男人打扮了一番。

      眼罩男人一臉茫然:這是干啥去?

      搶親!

      公子景就這么解釋的,然后眼罩男人渾渾噩噩的一個人進了錢府。

      眼罩男人看了看那些個富家子弟,一個個英俊瀟灑,風流倜儻。

      他自認為自己比不過他們的容貌。

      站在中間的那個姑娘正是錢家千金吧。

      看著那些富家子弟相互吹捧自家的錢財,眼罩男人沒有插嘴。

      誰知錢家千金卻看到了他,走到了他的面前,問:你為什么不說話,是想以此吸引我么?如果真的是這樣你成功了。

      眼罩男人哪里如此接觸過哪家姑娘,頓時羞紅了臉,結結巴巴說:并不是這樣的,你聽我解釋,因為我并沒有那么家財萬貫,所以我才默默無語。

      錢家千金追問:那你為何來此,你拿什么娶我。

      錢家千金問的眼罩男人啞口無言。

      眾人哄笑,大笑。

      錢家千金似乎覺得無趣,又問:你身上最珍貴的是什么。

      眼罩男人想了半天,張了張口卻又開不了口,突然他想起來女鬼的故事。

      眼罩男人似乎下了決心一般,大聲說到:錢姑娘,在下身上最珍貴的是眼淚!而且今日我還有一個故事講給姑娘聽,希望姑娘不要嫌我啰嗦。

      眼罩男人講了女鬼的故事。

      錢家千金沒有什么表示,她只是拜別了她的父親,一個人出了家門。

      眼罩男人在錢府迷了路,心里正在咒罵著公子景,卻看到公子景就在前面。

      只聽到公子景喃喃道:你可真會出難題,眼淚可是世間難尋啊。

      眼罩男人不知為何,突然想哭,眼前這個男人的身影那般寂寥。

      許久。

      公子景打破了沉默:你叫什么名字我還不知道呢。

      眼罩男人說:我不會讀書識字,師傅也只教會我‘我來也’三個字,所以我就叫‘我來也’了。

      公子景滿臉嫌棄:果然平淡無奇啊,那好吧,我叫公子景。以后你就跟著我,我給你飯吃。

      我來也一臉高興:好的,公子景。

      公子景帶著我來也出了錢府,在我來也的面前消失在了北京布告欄前。

      更多精彩內容,盡在葉子豬倩女幽魂

    [編輯:子衿]
    上一篇:818我們倩女遇到的“渣男” 不善言辭篇

    點擊排行

    葉子豬新倩女幽魂群二維碼

    掃碼關注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 

    友情鏈接:

    性之吧综合